完结文《掠爱成婚:霸道总裁太难缠》林和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21 13:18: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搭上他


  林和煦的前半生都顺风顺水,从没想过自己会婚内出轨,但她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她并不是朝三暮四的女人,同卓珩结婚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新婚夜时,卓珩曾发誓言,要一辈子爱她、对她好。

  而这些都随着卓珩的出轨,将他们这三年的婚姻变成了一场彻底的笑话。

  她自己呢,也变成了最愚蠢的那个人。

  林和煦将掌中纸狠狠的捏成了一团,如果不是卓珩无意中碰到了接听键,她还被蒙在鼓里。

  她的丈夫原来早已出轨,不止出轨,他同小三还算计着,让她付出一切后,再身无分为的滚蛋!

  她狞笑出声,现在家里的一切都靠她的薪水呢!

  房贷要付,婆婆的医疗费要缴,家里的一切开支都等着她呢!

  如果不是有她的金钱做后盾,卓珩他有什么资本找小三儿?

  凭什么她如此用心的经营的家,要拱手让人?

  房子,票子,她都要拿回来!除了那个恶心的男人,谁要谁捡去吧!

  可林和煦深知,自己是处于弱势的一方,靠她自己真的是没办法拿回这一切,所以她将目光放到了自己的老板易文琛身上。

  她现在跟易文琛并不熟,甚至易文琛可能认都不认识她,毕竟她只是公司的一个小主管,但如果她能跟易文琛熟稔起来,如果他能动动手指头帮下自己,那她的难题也将迎刃而解。

  做出了这个决定以后,林和煦便开始留意易文琛的下班时间。

  有好几次她假装跟他偶遇下班,甜甜的打招呼,“易总好。”

  可易文琛连目光都没给她一个,甚至哼都没哼一声,就当没看到她似的,径直从她面前经过。

  如此她想跟易文琛熟稔起来要何年何月?林和煦开始焦急。

  她坐在办公桌前,一直望着总经办的方向,她早注意到了,易文琛每到周三就要加班,现在是他快要下班的时间,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

  她已经打算,这次无论无何,也要跟易文琛攀上交情。

  很快,那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林和煦望着他冷峻、硬朗的脸,有些恍惚,在易文琛的身影快到项目部外时,她清醒了过来。

  她没有作任何思考的冲了过去。

  “哎呀!”林和煦撞到易文琛的身上,本想他应该是要扶住自己,这样就她就可以进一步交谈了。没想到易文琛被撞后迅速闪向了一旁,手都没伸一下!

  林和煦因为估计错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脚扭了!

  疼得她水花在眼框里乱转。不得不感叹冲动的惩罚!

  她有些气易文琛如此不绅士,抬头向他看去,易文琛则正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西服,仿佛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

  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自家boss有洁癖?林和煦张着小嘴叫都叫不出来了!被气的!

  “对不起啊,易总。”林和煦捂着自己的脚裸忍疼道。

  “不要紧。”易文琛磁性却又冷漠的声音响起,随后他准备离开,转身的时候一个不经意,林和煦的那梨花带雨的脸进入了他的视线。

  易文琛的身体顿住了,那张脸……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第2章 流言四起


  林和煦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很后悔当时的冲动。

  “易总,不如您先回去?”她不好意思的对坐在身边的易文琛道。

  她怎么会知道那个前一秒还一脸嫌弃的男人,转头就将她抱了起来!对,是抱!

  还是她挣扎着下来的,最终被易文琛扶着坐上他的车,被送到了医院。

  “不要紧,我不忙。”易文琛的视线落到林和煦的脸上,黑眸深邃一片,让人看不透里面的想法。

  林和煦尴尬的再次道谢,“真是麻烦您了。”

  “不麻烦,是我不好,害你受的伤。”

  “呵呵,哪里,哪里,是我不注意撞到您的。”

  易文琛不再搭话,沉默的坐着,时不时的将视线落到了她脸上。

  真尴尬,林和煦扭过头,挤眉皱眼的咬在自己的唇上,好疼!一切都是真的!她真搭上了自家老板?可是下面要怎么说?

  好不容易等医生上了药,易文琛再一次担起护她的责任,一定要送她回家!

  谁说这个男人不绅士的?要不要如此绅士?其实她是想说打个车就好了!

  不敢得罪老板啊,林和煦乖乖的坐上了易文琛那辆黑色的迈巴赫。

  跟自家boss搭上关系,不就是她想的么?

  可她现在却不敢了,她始终觉得太怪异了,易文琛这一路来有意无意的对她肢体碰触,让她有些害怕。

  车子按林和煦的指示停在了小区外,林和煦对易文琛客气地道,“谢谢易总,今天真是麻烦您了。”

  “嗯。”易文琛望着她只是轻嗯了声。

  林和煦下车,将车门关上,站在原地,等他车开走。

  哪知这时候,车窗渐渐滑下,露出易文琛英挺而冷俊的面孔,“林和煦?”

  林和煦一顿,“是的,易总。”

  “好,我记住了。”

  车窗升了上去,车子飞快的驶离她的视线。

  林和煦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工作牌,莫明打了个寒颤。

  她回到家中,那出轨的丈夫还没有回来,她望着墙上两人的婚纱照嘲讽的笑了,毫不费力的一扯,婚纱照摔到了地上,玻璃碎了一地。

  她收拾好,将婚纱照撕成了碎片装进了垃圾桶。

  卓珩是她快入睡时回家的,他到是仔细,进来便问,“老婆,我们的婚纱照哪去了?”

  林和煦抬了抬眼皮,“不小心碰到摔了,卓珩,我每天加班需要好好休息,你睡客房吧。”

  卓珩很兴奋的同意了,这应该是他早想的,只是碍于现在还要用她的钱而不敢轻易得罪。

  林和煦看着他的背影勾了抹讥讽的笑。

  因为扭伤的脚错过了第一班公交车,以至于她到公司时变成最晚的那个。

  很明显,从她进公司一直走到自己办公桌,一路都有奇怪的眼神跟随,甚至在后面指指点点,等她回头,人家又装作没事的样子了。

  没等林和煦电脑打开,在公司里她一直的对头李若芸便来到了她面前。

  “林和煦,恭喜你啊!升经理了!呵呵……果然厉害啊,你怎么勾上的易总的,传授点经验呗?看来昨晚易总很满意啊,你都睡到这么晚才来上班,啧啧,走路都变形了,易总的功夫厉害吧?”


  ☆、第3章 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林和煦被气得满面通红,她拉起裤脚,将受伤的脚裸摆在李若芸的面前。

  大声的吼道,“睁大你的狗眼给我看清楚!这是我昨天不小心扭伤的,易总只是好心帮忙送员工到医院,没你想得那些龌龊事!”

  林和煦故意吼得全办公室的人都听到,那些人闻言后都心虚的撇开了视线。

  李若芸的视线在林和煦受伤的脚上扫过,瘪了瘪嘴离去。

  林和煦打开电脑,看着邮箱里的那封升职通知书,想到昨晚易文琛走时的那句话,有些不安起来。

  她的确是经理的后备人选之一,但这么久都没有公.布.结果,经过昨天和易文琛那么诡异的相处后,今天她就被升了职。这让她不得不怀疑易文琛是不是别有目的。

  林和煦想来想去,还是准备问清楚,或许她想法跟本是她异想天开,易文琛是什么人?她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获得他的帮助?

  她冲进了易文琛的办公室。

  在易文琛波澜不惊的眼神注视下,直接问了出来,“易总,您为何升我为经理?”

  易文琛将手上的文件放于一旁,站了起来。

  他高大的身影走向她,林和煦有些紧张的退了退,不安的望着他。

  “你怎么不认为是自己的能力得到了老板的认可呢?”易文琛视线直直的扫射在她的脸上。

  是这样?

  林和煦提起的心落回了肚子里,她笑了笑,“谢谢易总赏识,我会努力工作的!不打扰易总了。”

  林和煦转身欲走,却被易文琛一把扯了回去。

  在她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的时候,已经被易文琛拥着,抵在了办公桌缘,没有丝毫停顿的就封住了她的唇。

  林和煦瞪着双目还没反应过来,陌生的阳刚气息就窜进了她的鼻息间。

  “唔……”

  她想开口拒绝,却让他顺利的攻了进去,那灵活的舌在她口腔内蛮横扫荡。

  林和煦正打算狠狠的咬下去时,他的舌头却退了出去,但她也咬在了他的唇瓣上,这一下咬得不轻,她清楚的感觉到了嘴里沾染的血腥味。

  四目相对,里面都有着浓浓火苗。

  易文琛松开了抱住她的双手,林和煦才松开牙齿。

  易文琛抬手在嘴唇擦了擦,看见手背上的血迹,眸子里是满满的怒火,“故意吸引我的注意,你成功了。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为何又拒绝?欲拒还迎可以,太过了,就不可爱了!”

  林和煦又气又惊还急!

  显然易文琛误会她昨天的那一撞是想吸引他的注意,没错,她是想借机跟他攀上交情,但绝对不是这种啊!

  “易总,您误会了!我真的没有一点儿要勾.引您的意思!我发誓,真的没有!”

  易文琛黑眸沉沉的望她。

  林和煦以为他不信,举起了双手,“我以我的人格担保,真的没有!”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敢上前来招惹我,既然你胆子大,那便要做好思想准备。现在出去吧。”

  易文琛黑眸直直的盯着她,犹如盯着自己的猎物。

  林和煦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易总,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出去!”


  ☆、第5章 母亲出事


  易文琛的手指火热的贴在她柔软的唇瓣上,林和煦一动也不敢动,她的心脏飞快的跳了起来,双颊绯红一片。

  她从没有同如此强势又邪魅的人接触过,这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易文琛的手指撤了回去,在林和煦终于敢呼出那口一直提着的气时,他却又突然一把搂在了她的腰间。

  “易,易总!”林和煦结巴着去推他的手。

  易文琛用力将她往身上一扯,两具身体毫无间隙的贴在了一起,他黑眸深深的看着她,“我等着你。”

  林和煦撞上他高大而强壮的身体,他男性的象征正抵着她,她吓得惊慌不已。

  在她差点要哭出来时,易文琛放开了她。

  他给了她一个非常有深意的眼神后,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去。

  林和煦瘫软在办公室的坐椅中,好半天后才拖着一身疲惫的回到家里,如果可以,这份工作她真想不做了,易文琛的侵略感太强了,她害怕。

  可是她现在不能没有工作,她想只要自己坚持不雷池一步,易文琛也不能把她如何。

  只是卓珩这边的事,她还没想到好的办法。

  怎么样才能让他自动将房子的产权交出来呢?翻来覆去一晚,不知不觉到天亮。

  林和煦洗了个脸打起精神去上班,忙碌了一天过去,工作还堆在那里,她只能继续加班。

  她正扎堆在那堆数据中时,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接起,“妈。”

  电话里响起却是哀嚎声。

  林和煦一惊,急问,“您怎么了?妈?出什么事了?”

  “煦啊,我在家摔了一跤,现在膝盖痛得站不起来,哎哟……”

  “您别着急,我马上来!”

  林和煦挂掉电话焦急的给弟弟拨去,关机,她又拨给或许能帮上忙的卓珩,却是无法接通!

  她焦急的揉了揉额头,卓珩真是屁用没有!

  她拿着手机就往外跑。却在开门时与正要进来的易文琛撞了个满怀。

  易文琛忙扶住她,“什么事这么着急?”

  林和煦焦急道,“我妈妈摔跤了,现在家里没人,我得赶过去。”她说完推开他便继续跑。

  易文琛扯住她的手臂,黑眸里闪过一抹她看不懂的光,果断地道,“我送你过去。”

  林和煦很是犹豫。

  易文琛直接就拉着她往外走,“不是情况紧急吗?我开车快。”

  的确现在不是较真的时候,“谢谢你。”林和煦说着加快步伐往外跑。

  易文琛将车停在了小区门口,眸光停留在她的脸上,“用不用我上去?”

  他似乎很喜欢看她的脸?林和煦边摇头边推开了车门,“已经很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的,谢谢了。”

  她想她真是矛盾,之前想尽办法想跟易文琛攀上交情,现在易文琛都主动靠过来了,她却又像个胆小鬼般的怕得不得了。

  易文琛摇下车窗,冲她的背影喊道,“需要帮助打我电话。”

  林和煦前行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答,加快脚步向家的方向跑去。

  易文琛嘴角勾了勾,拿起手机在手里转着把玩起来。

  她一口气跑到家里,才发现情况比她想象的要严重许多,林母坐在地上根本起都起不来,她也没法搬动母亲下楼。

  “哎哟,你没叫卓珩过来吗?”林母哀叫着问。

  林和煦听到卓珩二字,自嘲的撇嘴,那个男人说不定现在正在跟外面的女人翻云覆雨呢。

  “他在忙。”林和煦发现自己可以很平静的说慌了。

  她看了看母亲的伤势,拿出手机寻找可以帮忙的人。

  易总两个字赫然在列,她甚至不知道哪时候存上去的,显然不是她自己存的。难怪刚刚易文琛说打他电话。她顿了顿,试探的将电话拨了过去。

  林和煦刚拨通电话便听到那边的声音传来,“几栋几号?”

  “五栋302”林和煦有些木木的回答。

  “哎哟,我的这两腿是不是要断了?卓珩能来了吗?”林母一边疼得哀嚎一边问。

  她将一切情绪都隐藏在了心底,尽量不让母亲看出来她的不妥,“是我公司同事,听到事情急便送我过来的,我请他上来帮帮忙。”

  “怎么样?”门没有锁,易文琛推门而入。


  ☆、第6章 要动手术


  林母哀嚎着打招呼,“哎哟,煦同事啊,真是麻烦你了。”

  “不要紧。”易文琛过去查看了下林母的双腿,对林和煦道,“你拿上医疗卡什么的,我背阿姨下楼。”

  易文琛身材高大,即使有些微胖的林母,也很轻松的背了起来。

  他的果断与他深邃的黑眸,都有稳定人心的力量,林和煦的心渐渐稳定下来。

  林母很快被送进了医院。

  林和煦以为并不严重,听母亲讲只是地滑,没站稳,一膝盖脆了下去,她以为顶多只是伤了筋,引起的疼痛,现在已经到了医院,心里便没有太过担心。

  母亲被推去照X光,林和煦转身面对跟在她身后的易文琛,心里万分复杂,“谢谢你。”

  易文琛接完电话到上楼不过二分钟,那说明他之前并没有离开。

  他一个大boss,平时忙得脚不沾地的,为了她个小人物,还专程等在外面,这让林和煦心里起了点小波动。

  易文琛双手随意的插进西装裤的裤袋中,“小事一桩,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

  林和煦只当这是面子话,不到万不得已,她怎么会去找他?同床共枕三年的丈夫都不可靠,一个不相熟的上司就可靠么?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太晚了,你先回去吧,再次谢谢。”

  易文琛突然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眼里有丝笑意闪过,语气中带着丝丝宠溺感,“不用说那么多谢。”

  他的这动作太过亲昵,语气让林和煦心都颤了颤,她下意识的就想躲。

  易文琛却很快又收回了手,“我回去了。”

  他说完转身离开。

  林和煦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因为林母被推了出来,并被告知需要动作术。

  当她看到那收费单的金额时,内心涌起一股无力感,将银行卡内所有的钱都交上了,才凑齐这次的手术费。

  林和煦去医生那里了解了具体情况,才回到病房。

  “我这很严重?”林母看林和煦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担忧的问。

  林和煦在病床上坐了下来,“一边的膝盖骨伤到了,明天就安排手术,放心吧,手术后注意调养很快就能恢复的。”

  林母无奈低叹一声,哪知道在家滑这么一跤,竟然还要严重到动手术。

  输着有止疼效果的液体,渐渐没有疼痛感再缠绕着,林母缓缓睡了过去。

  林和煦手机响了起来,居然是卓珩打过来的,她的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可她提醒自己要忍住!

  她怎么可以让那对算计她的渣男贱女逍遥呢?

  她出到病房门口,再次的深呼吸后,让自己用平稳的声音接起电话,“喂,卓珩。”

  “老婆啊,今天我很忙,估计晚上回不去了。”卓珩的话语显得很是心虚。

  林和煦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来,难得卓珩还知道应付她一下啊!为了算计她,也真是难为他了。

  “我妈在家摔了一跤,已经送到医院了。”林和煦突然道,她想看看卓珩会是什么反应。

  “妈摔了?严重吗?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来!”

  卓珩还算是没有完全的狼心狗肺,对视他如亲儿子般的岳母还知道关心。

  林和煦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那边那娇弱的女声在低低抱怨,“好不容易答应今晚陪我,不准走!”

  随后不知道那边卓珩在低低说着什么,想也知道肯定是他捂住了话筒。

  好一会儿后,又才听到他的声音,“老婆啊,我这里正在谈生意,走不开,明天一定去医院看妈,好不好?”


  ☆、第7章 被拉入怀中


  真是人心一旦有变,什么都不重要了。

  要凭着自己的内心,林和煦真想大骂他一顿!不过现在她才不会这么干!她也不稀罕他过来。

  “行。”林和煦干脆的应声后挂断电话。

  晚间她趴在母亲的病床边缘睡了过去,到天露白光时醒了过来。

  林和煦难受的伸了伸手臂,盖在她背上的衣服滑了下去,在要掉到地上时,她眼疾手快的抓到了手上。

  一件对她来说很大的男式西服,手工质地都非常好,一看就是私人订制。

  关键是,这件衣服昨天她在易文琛的身上见过,他何时来的?

  林和煦眼神扫向四周,在角落的那个小沙发上发出了易文琛的身影。

  那么小的沙发,坐了一个那么高大的他。

  易文琛正靠着沙发上,紧闭着双眼,显然正在熟睡,他一直在这里陪自己吗?林和煦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林和煦拿着他的西服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眼神拂过他俊朗的五官,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将西服盖在他的身上。

  然而她刚将西服盖上去,手还没得及撤离,已被易文琛一的把捏住了手腕。

  林和煦轻叫一声,迎上易文琛募然睁开的双眼,另一只手尴尬的指了指衣服,“我还你衣服,谢谢。”

  易文琛像是还没醒过来似的,定定的看着她,突然握住她手腕的大掌一扯,林和煦向前扑去,整个人扑在了他身上。

  易文琛就势将她整个卷入怀里,紧紧的抱住,将头埋在了她的脖颈,“小暖。”

  林和煦整个人都僵了,根本没听到易文琛在嘀咕什么,她怕吵醒自己的母亲,也不敢用力的挣扎,只得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易总,请放开。”

  一声易总让易文琛醒神,他放开了她,将衣服拿起,“我去帮你们买早餐。”

  林和煦望着他挺拔的背影,心跳不规律起来,也越加肯定了要跟他离得远点儿的决心。

  上午一切准备好,林母被推进了手术室。

  林和煦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祈祷着手术成功。

  三个小时后,林母被推了出来,手术目前看是成功了,有没有并发症什么的还不好说,要等后面看情况才敢下定论。

  但让林和煦为难的是,医生又让她去缴费!

  “手术费我昨天才缴了。”医生办公室里,林和煦对医生弱弱的说。

  医生不耐烦的撇了她一眼,冷漠地道,“昨天缴的是手术费,现在要缴的是医药费!做了手术不用吃药打点滴的吗?”

  林和煦被吼得面上一热,再看那医生又忙碌的开始写写画画的,她只得退了出来。

  没有钱就是处处得面对这种窘境,工作这几年,每月的薪水都拿去缴了没有她名字的房贷。

  自从婆婆出事一直在医院昏睡不醒,她还要多缴一项婆婆的医疗费,而卓珩的钱说是全拿去投资做生意,结果在外养起了小三儿!

  以前的她怎么会觉得,她与卓珩的婚姻会是无坚不摧的?她真是够傻、够悲哀的!

  “怎么了?”易文琛找过来,便见她一副心事重的样子呆站在医生办公室的门口。

  林和煦反射性的摇头,“没事,那个,我先去打个电话。”


  ☆、第8章 倒打一耙


  林和煦说完去到了走廊尽头,翻遍手机里可以联系的人,去借钱。

  可唯一能帮得上忙的也只有小姨,也只是自告奋勇要来照顾病人,钱却是没有,林和煦也知道小姨目前的情况,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也不能强求,能来帮忙照顾人,已是不错了。

  再一次碰壁后,她的手机被易文琛从身后抢了过去。

  “你干什么?”林和煦因为烦躁变得对易文琛胆大起来。

  “林和煦,要钱而已,给我说一声就是了,没必要到处低声下气。”易文琛眸子里暗流涌动。

  “我不需你的钱!手机还我!”林和煦向他摊开手掌。

  开什么玩笑,她正想远离他呢,他正盘算着不让她全身而退呢,她敢同他扯上金钱的关系吗?

  “逞什么强?”易文琛不还她不说,还将手机举了起来。

  “关你什么事!还给我!”林和煦踮起脚尖,想要抢回手机。

  正当两人拉扯不清之时,一个愤怒的吼声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声音是卓珩的!

  林和煦一僵,也才发现自己此刻扯着易文琛的手臂,两人离得相当近,甚至衣料都有挨在一起。她基本上是半挂在他的身上。

  虽然她现在并不惧卓珩,可她不能让人误会她与易文琛。

  她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两步,撇向那一幅捉奸在场般的卓珩。“你以为呢?”

  哪知卓珩居然二话不说,跑过来就是一耳光!

  “啪!”的一声,将林和煦的脸打得偏向一旁!火辣辣的疼痛感立马升起,还伴随着耳朵里嗡嗡直响的声音。

  林和煦捂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卓珩,“你凭什么打我?”

  卓珩手指着她一幅愤怒至极的样子,“林和煦!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敢背着我找男人!妈还在里面躺着呢,你好意思在这里跟你的野男人亲亲我我!林和煦,你居然是这种人!”

  林和煦没想到卓珩居然还能倒打一耙!

  这男人真是越看越恶心!她以前真是有眼无珠,居然爱上这样的男人!

  可她的打也不能白挨!

  林和煦募地上前,对准卓珩那张脸,左右开弓,“啪,啪”就是几耳光,她甩了甩打得火热的手掌,怒道,“卓珩,做人不能太无耻!”

  卓珩从来没有想过林和煦那副娇柔的样子,居然还能打人!而且还是打他!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让她给扇了几耳光!真是一个男人的耻辱!

  卓珩怒火到达了顶点,面部表情都因这怒火而变了形!本来还算帅气的脸此刻是狰狞无比!

  “林和煦!”卓珩高举了拳头对准她就要砸下去!

  林和煦面对这样的卓珩也是害怕的,男女之间体力的悬殊,让她处于弱势,她望着那砸下来的拳头,惊叫一声,惶恐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抱住了脑袋。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林和煦睁开眼睛,在她面前的是一高大挺拔的背影。

  此时易文琛正单手捏着卓珩的手腕,稍稍用力一掰,只听得卓珩“哇哇”直叫,一边不服气的骂道,“疼!放开!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我艹你大爷!”


  ☆、第9章 拿了他的钱


  易文琛黑眸沉沉的射向面前这满嘴脏话的男人,用冰冷的声音道,“卓先生,你凭什么认为我跟你太太有私情?”

  “你们俩刚刚都快抱在一起了!还说没私情谁信!林和煦!还不让你的野男人放开老子!”

  易文琛眯了眯狭长的双眼,冷声道,“我只是她的老板而已。”

  “老板?”卓珩重复了句,转瞬间想到了什么,又哇哇大叫起来,“好你个林和煦!你是不是早给老子戴绿帽子了!既然你是她老板,你给我笔钱,这个亏我就吃了,不然我就闹到你们公司去!”

  林和煦听着卓珩的话语更是一阵难堪,她好像第一天认识卓珩,他怎么会是个这样子的小人?她以前真是瞎了眼!

  易文琛手上加大了力道又是一扭,卓珩疼得再次嚎叫起来。“我不要钱了!不要了!你放开我!”

  “这是你对我不敬所给的教训!下次请搞清楚再下结论,我不是你污蔑得起的!”易文琛言罢猛的甩开卓珩的手臂。

  卓珩被甩得往前一窜,差点就栽倒在地,骂人的话就要出口又急忙咽了回去。

  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窜到林和煦的身边,揉着自己发疼的手腕,训斥般的问,“你们真没有奸.情?”

  看清了这人的嘴脸,林和煦对他的靠近很是反感。她退后一步口气非常不好,“没有!”

  卓珩疑惑的目光在易文琛和林和煦两人之间来回扫射,虽不想承认,但这个男人的外形条件确实比他好,还是公司老板,连他都觉得腻味的女人,这人能看得上?

  易文琛还捏在掌中的手机此时响了起来,他瞄了眼后递给林和煦。

  林和煦一看号码就暗叫糟糕,今天是该给婆婆交医疗费的日子,她给忘了,婆婆在出事以前,对她真的很好,所以缴这个钱,她是心甘情愿,不受卓珩影响。

  她在电话里承诺马上去缴费,挂了电话就皱眉,“卓珩,婆婆的医疗费该缴了,我这里没钱了,你去缴吧。”

  “你怎么能不留着钱呢?我昨天才谈了个生意,将钱全部都压在那笔建材上了!”

  卓珩的态度满是指责,好像这本就应该是她的任务!

  林和煦心里充满了恼怒,真想跟他撕破脸!

  在两人剑拔弩张之际,易文琛从身上掏出了钱包,拿了张卡出来,“拿这个先去缴费,没有密码。”

  “不用!”林和煦大声拒绝。

  “可以从你薪水里面扣。”易文琛似乎看清了她的想法如此说道,并将卡往前递了递。

  林和煦还是不想从他手里拿钱,如果真是从薪水扣,那也该从财务那边走。

  哪知卓珩一把便将卡抢了过来,脸上带着谄谀的笑,与刚才判若两人,“这样好!就从我老婆薪水里扣,谢谢了,刚刚是我误会了,真是对不起,您真是大好人!”

  “卓珩!”林和煦无比愤怒的去抢那张卡。

  卓珩将卡往口袋里一塞,“你妈不是也得缴钱吗?预支你的工资不是正好!不然你找钱来啊?”

  林和煦一噎,没法回答。


  ☆、第10章 看穿他的目的


  卓珩再次对易文琛讨好的笑了笑后,转身就去缴费了。

  林和煦颓废的往后面墙上一靠,低垂了脑袋望着脚下那光亮的地板。

  脸上还在火辣辣的疼痛着,心脏却已经快要接近麻木。

  易文琛跟在卓珩的身后离开,林和煦以为他走了,没想到他很快再次出现,手上还多了包东西。

  他勾起她的下颚使她的脸抬起来后,又将掉下来的碎发捋到了耳后,有些怜惜的打量着她脸上的红肿。

  那温暖的指腹碰触在脸上,让林和煦觉得有股灼热感向她袭来。

  她快速的撇开了脸,“易总,这样容易让人误会。”

  易文琛的手放空,微僵后收了回来,讽刺道,“林和煦!你的眼光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呵……你这么怕跟我扯上关系,不会就因为你那个人渣般的老公吧?守节?”

  林和煦知道自己的眼光不好,可是这样被一个外人,还是自己老板说出来,真的是太难堪了!

  而且,她的老公是人渣没错,难道她就要因此乱来吗?

  她恼羞成怒的道,“关你什么事!那是我老公!我的选择!你以为你帮我了,我就会心甘情愿的滚入你的怀抱吗?你又好得到哪里去?你还不是就想把我弄上你的床而已!”

  她也看明白了,一个男人为何对一个女人好?还是一个什么都不缺的男人,那必定是这个男人想睡这个女人。

  现在她相信,易文琛说她吸引到了他的注意这句话,是真的。

  她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让高高在上的易总动了心思,但从小的教育使她不能接受当别人的情人。

  易文琛怒瞪向她,额角的青筋都微微突起。

  林和煦吼出这句也瞪着他,不妥协。

  她莫明的变得不再怕他。很奇怪,好像心里明白,他不会拿她怎么样。

  易文琛突然将手上那袋东西往她身上一扔,“我真是自找罪受!以后再不管你!好自为知!”

  林和煦反射性的接过他扔过来的东西,手上一凉,原来他是去找了冰块过来。

  她望着他那怒火弥漫匆匆离开的背影,无法忽视心底生出的复杂。

  洗手间内镜子里,印着林和煦那张有着明显五指印的脸。

  卓珩那一巴掌下手可真是狠!虽然她还回去了几巴掌,可还是不甘心!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打!

  卓珩!她林和煦早晚要将自己所受的这些屈辱还回去!

  “哧~”她用那冰块轻压红肿的脸颊,疼得嘴角一抽,倒吸一口凉气。

  怕母亲看到担忧,她一直敷到不怎么看得出来后,才回到病房。

  而她刚到病房门口身体便僵住了,因为易文琛坐在里面,卓珩正在旁边为其端茶倒水的服务着,林母躺在床上,也是一脸的热情。

  “小煦快进来,去哪儿了这么久,你们易总可真是好人,我们得好好感谢人家!”林母见杵在门口的林和煦,一边招手一边道。

  林和煦扯了个笑容提步进房间,对上易文琛那深邃的黑眸,她更是不自在,刚那样骂他,他不是很生气的走了吗?


  ☆、第11章 请客吃饭


  林和煦有些别扭的开口,“谢谢易总,您刚不是说有事要先走吗?”

  林和煦话语刚落,易文琛募地站了起来,一边扣着自己的西服纽扣一边道,“我的事情的确不少,阿姨你慢慢调养身体,我就先走了。”

  “易总,易总,说好要请你吃饭的,怎么可以走呢?”林和煦一句‘慢走不送’,被卓珩那急切的声音给堵了回去。

  这是什么情况?林和煦疑惑的看着前面这场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算易文琛借了钱给他们,那也是她的薪水去还,卓珩这幅讨好的样子是作甚?

  易文琛眼神扫向林和煦,对卓珩的话不为所动,明显的在等着她的挽留。

  卓珩推了林和煦一把急道,“你们老板,你不知道感谢的吗?我们中午请人家吃个饭啊。”

  林和煦被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她愤怒的扭头瞪了卓珩一眼。“你跟易总去吃,我要陪妈。”

  “改天吧,我先走了。”易文琛语气显得有些冷漠,就要往外走。

  “煦啊,我现在又没事,你跟卓珩先陪易总去吃个饭,人家帮忙送我到医院来,又借钱给咱们,咱们可是要懂得感恩。”

  连林母都发了话,林和煦只得遵从。

  “易总,择日不如撞日,请您赏个脸,让我们请一顿以示小小谢意,如何?”林和煦摆正了态度,尽量将话说得诚恳。

  易文琛眸子森冷的扫了林和煦几眼还是没有发话,卓珩又一通好话,易文琛才勉为其难的点头,“行吧,那就简单点吃个饭,我下午还有生意要谈。”

  易文琛的点头最高兴的是卓珩,他认为易文琛这是给他面子才答应的。

  一直到坐到饭店包间里,林和煦才明白卓珩这个态度的原因。

  “易总,您那朋友那渠道,能介绍给我吗?”卓珩双手为易文琛满上茶杯,讨好的问。

  他在医院碰到正要离开的易文琛,将卡还给了他,本想显摆下自己也不是那么没钱,只是钱都压在生意上时,易文琛却说了个建材大亨的名字,而且还说是他很熟的朋友。

  卓珩心喜啊,要是能搭上这个线,那他不是稳赚不赔了!

  易文琛修长的食指在桌上轻点着,一下接一下,似乎敲打在卓珩的心上,使得他紧张大气都不敢出。

  易文琛无视卓珩的焦灼,好一阵后,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才道,“我可以在朋友面前提一提,有消息了告诉你。”

  卓珩提起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笑道,“多谢易总,我可等着您的好消息,这里的海鲜不错,我们今天吃这个怎么样?”

  “海鲜我只吃新鲜的。”易文琛道。

  卓珩立马起身,“我亲自去监督,一定让他们用最新鲜的食材!”

  易文琛优雅的点头,“辛苦卓先生了。”

  “别这么客气,您叫我小卓就行。我去厨房监督着,老婆,替我好好招呼易总。”

  卓珩理所当然的吩咐林和煦,俨然忘记这易文琛本就是林和煦的上司,也忘记了不久前,他还在因为怀疑这两人的关系,而大动干戈。

  卓珩退出了包间,急急奔往厨房。

  林和煦对易文琛沉下了脸,切急的道,“你自己说的不再管我,你现在跟卓珩是闹哪样?”


  ☆、第12章 她把易总给得罪了


  林和煦是真怕易文琛突然脑子热了,想帮卓珩,现在卓珩已经开始算计她了,如果生意再做成,根本就不再需要她!她肯定被马上扫地出门,到时候,她真的是没有一点儿与之抗衡的能力了!

  易文琛眸子冷漠扫了她两眼,“我有管过你吗?帮不帮卓珩,那全凭我心情。”

  他语话微顿,悠闲的往后一靠,两腿优雅叠起,挑了挑眉道,“不过,怎么着?我看你这个当老婆的,似乎并不想看到有人帮助你的丈夫?”

  林和煦一噎,她要怎么说?在他面前承认自己的老公出轨了?

  那太丢脸了!

  她脸红一阵青一阵的,好半晌后才道,“我当然想有人帮助我老公!我只是不相信你!你能有那么好心去随便帮助一个人么?”

  “林和煦。”易文琛突然叫她,并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林和煦一个没注意,被他拉得向前窜去,她的胸就那么直直的撞到了他那结实的大腿上,

  林和煦面上一红,放低声音怒吼,“你干什么?!”

  然而她半抬起身时,接触到他冰冷的视线,身体倏地僵住了。

  易文琛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微低了头与她对视着,眼神深幽得不可见底,“林和煦,你凭什么以为,你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大呼小叫?就因为我帮了你这几次忙?还是你认为我喜欢你到无可救药?”

  这是易文琛第一次以这种态度对她,这也让林和煦再次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是危险的!

  他是她的老板,还有着浑厚、骄傲的资本!无论才还是财,两者皆有!

  而她居然在这几次的相处中,渐渐的对他放肆了起来!

  她到底是凭什么以为可以在他面前放肆的?

  就因为她看出来他对她有兴趣?可这样的男人,对再有兴趣的女人,也不会允许对方不听话吧?

  林和煦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对不起。”

  识实务者为俊杰,谁叫这份工作是她现在最不能弃的呢!

  怂就怂吧,她认了!

  “哼!”易文琛冷哼一声,捏着她下巴的手松了开来。

  林和煦安静的坐在那里,不敢再开口。

  易文琛慢悠悠的喝着茶,也不多言。

  卓珩回到包间时,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幅景象,虽然那两人坐得不远,可那气氛确实太冷。他现在都怀疑自己那时候是不是有毛病,怎么误会这二人有鬼的。

  他嘻哈着走了进去,“易总,真是怠慢了,我家这口子不善言词,招待不周,还请谅解。”

  卓珩说着转过身对林和煦狠瞪了几眼,心里止不住的腹诽:这娘们儿真是的,自己的老板都不知道巴结的!果真娶了没什么用!

  林和煦心里正沮丧,哪有空去管卓珩呢。

  “你们慢用,我有急事先走了。”易文琛突然站了起来,拿起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就要离开。

  林和煦心里咯噔一跳,她是把自家老板给彻底得罪了,连饭都不吃了。

  不知道他会不会公报私仇,

免费试读已结束啦,整理一部小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在这里只收取3.66元整理费用,能接受的请加微信:XH369336699伸手党勿扰!童叟无欺,诚信交易,非诚勿扰!

也可以直接识别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微信!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