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绿 一片杏花香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7 13:10: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芳草绿   一片杏花香


          "满阶芳草绿,一片杏花香"。

        记得儿时,从县城去乡下的道路两边,密密的杏树站立。开得一树繁花时,煞是粉妆玉砌,引得路人无不驻足欣赏或是在花下行走,竟不会觉得寂寞,繁花相伴,花香沁人,如在仙境流连。微风拂过,粉白花瓣飘落,洋洋洒洒,翩跹起舞,好似一场杏花微雨。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只是在这个僻远的小城里,没有人有这样的意兴阑珊,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女孩懵懵懂懂在树下随手折两枝杏花一路欢蹦。

        杏花的花事似乎还来不及让你一饱眼福尽收眼底便落红春泥,只为让你记住她的刹那芳华,惊鸿一瞥。

        当然,这一路逶迤的杏树都是野杏树。即使如此,待他们结出蚕豆般大小青绿的还未褪去细细绒毛的果实时,我们便迫不及待的攀爬到树上摘着青果儿往嘴里送,又酸又涩,哪里咽得下去,就被吐了出来。但心有不甘,总以为下一个果实定是香甜的,在树上直待到腿脚发麻才会出溜下树。走不了几步,馋虫又被勾起,身手敏捷的又爬了上去,吃吃丢丢,丢丢吃吃,捎带着往口袋里塞,不把口袋撑满决不罢休。在快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没了小女孩的样子,解散的辫子,剐蹭的伤痕,被扯开口子的衣衫……。

这一身狼狈不堪的样子会被妈妈骂,于是偷偷的顺着墙根往屋子里猫,最终还是被妈妈发现。许是记吃不记骂,得空我们依旧爬树上墙,灰头土脸,只要是能吃的,我们都会摘来吃。

野杏树是等不到结出黄澄澄的杏子的。想吃熟透了香甜的黄杏只有等到放学后,去院子里有杏树的同学家大解嘴馋。进得院子,几棵高大的杏树,枝叶郁郁蓊蓊,闪着诱人光泽的杏子垂挂在枝头向我们招摇。将书包往地下一扔,双臂双腿环抱住粗壮的树干,腿脚交错并用如猿猴般攀爬到枝杈间,未及站稳,一只手早已就近摘下一颗塞到嘴里,满口生津,甘之如饴,杏核随口吐到树下。一颗又一颗,忙之不迭。那几个不会爬树的同学则眼巴巴的在树底下向上瞅着,喊着:“丢几颗下来!”“摇树枝,摇树枝,把杏子摇下来!”一阵乱晃,那些杏子如下冰雹似的吧嗒吧嗒掉落在地上,早摔得稀巴烂了,他们也顾不上擦洗,捡起来就往嘴里送。树上的人则得意洋洋,寻摸着个大橙黄的吃,粘稠的汁液糊在了衣服上也是不管不顾。吃不了兜着走,口袋里装的满满当当,仍是贪心不足,把书包腾出来,摘满一书包才尽兴,小心翼翼的出溜到地面上,给几个同学各分一点,便扬长而去。

        回到家免不了又被妈妈一顿训!可这样依然阻止不了我们将吃进行到底的决心。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花开花落,花落花开。

        眼前仿佛有娇艳的杏花开,开得那么奢侈,那么无所顾忌。

        可记忆中那一片杏香始终氤氲心间,挥之不去。

 汤春华:出生于1975年,从事初中语文教学21个年头,喜欢读书,闲暇时间写些教学随笔和生活随感,只为“我以我手抒我心”。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但却是一个喜欢随心所欲的涂鸦者。写作是灵魂离经叛道的一种方式,通过它可以得到在这人世间没有得到的温暖、激情与想象。

 摄影:山那边|何明江     版设:咫晴     编辑:影醉

 投稿邮箱:641898900@qq.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